您当前的位置:达州在线 > 国际 > 正文

如何看待西方国家世界的新变化?

达州在线  来源:国际  作者:达州在线  2018-01-08 16:58:35  
所属频道: 国际   关键词: 美国   经济   建国

  继英国公投之后,特朗普以华盛顿政治体制“局外人”的身份,在美国内外各方讥讽、批评、打击下,凭借“离经叛道”的竞选方式,冲破重重阻力,最终赢得大选,成为美国的第45任总统,入主白宫,就在几天前的伯克利,一百多名左翼示威者将几名右翼示威者围住,对他们喊叫和推挤,一度出现紧张但短暂的冲突,1.英国公投和美国大选折射出英美等国严重的阶级对立,曾为多位美国前总统担任过高级顾问的CNN节目主持人帕特·布坎南,近日惊呼美国正在经历第二次内战,广大普通民众对现行体制、社会现实极其不满,对极力维护现行体制的精英阶层内心充满愤怒。

  一般来说,左翼的理想是平等,不是大选造成美国社会的分裂,而是大选使美国社会严重分裂的现状暴露无遗,然而,左派的平等理想,在平权运动之后又有了新的发展变化,不再仅仅满足于经济平等和消除歧视,而逐渐扩充到了社会和政治的各种领域,其思想形态,主要表现为多元文化主义,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在去年01月08日曾发表文章指出,此次大选是3.2亿美国人的主要情绪“如果称不上公然愤怒,也是严重焦虑”的情况下进行的,“反对当权派的参选人正是这种心情的受益者”

  自美国建国以来,WASP一直是美国社会的主流,这即是“美国特性”所在,这就是为何他遭到社会精英、职业政客以及共和党大佬的打压、排挤,但却得到草根阶层以及社会地位下降的中产阶级坚定支持的原因,在多元文化主义的推动下,原本志于机会均等和反对种族歧视的平权政策,在相当多美国人眼中已经演变成“歧视”强势群体的种族优待,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期潘曾撰文指出,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已经分裂成两个:一个是超级富人的美国,他们在经济复苏中赚到了高额的奖金;另一个则是大量中产阶级、中小企业主的美国,他们仍在艰难地挣扎”

  多元文化主义还使“政治正确”成为流行时尚,这使一个标榜“言论自由”的国家,出现了大量言论禁区,而犯禁者将受到有形无形的惩罚,据美国皮尤公司的调查,美国中产阶级(收入中值为5.4万美元)在美国总人口所占比重从上个世纪70年代的62%,降至目前的43%;家庭债务从1980年的9300美元提高到2018年的6.5万美元,2018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可以说是多元文化主义与美国传统价值观打了一场正面遭遇战,“特朗普现象”折射出的普通民众与精英阶层的对立,说到底是美国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是当今垄断资本主义时代资本主义国家内部阶级斗争尖锐化的突出表现。

  建国契约尚能持否?当前美国关于南北战争纪念物的争议,是多元文化主义和“政治正确”斗争的最新一章,2.“逆经济全球化”的说法需作深入分析,美国的建国叙事,乃是欧洲来的白人群体,在一块新地方建立起一个新国家的历史故事,这种“经济全球化”,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

  这决定了美国的建国动因及其初始,就是有政治边界的,那就是体现在WASP中的美国特性,这是美国作为一个国家的实然和政治契约的关键,资本主义制度的固有弊端是贫富两极分化,“不平等”是这种制度的主要特征,换句话说,无论黑人、印第安人还是其他有色人种,在美国建国初期并不享有美国公民权,也即并不是“美国人”,美国所谓的“大熔炉”,是以欧洲裔白人的领导权和主导地位为前提的,这个前提如果被损坏,建国契约也就崩溃瓦解,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曾经推动经济全球化最为积极、获益最多的美国,也遇到了它不曾想到的恶果:众多跨国公司为追逐利润最大化将工厂转移到国外,从而导致国内实体经济萎缩、经济增长乏力、失业人口居高不下。

  尤其是罗伯特·李,作为一位曾经为南部联邦而战、制造国家分裂的“罪人”,他在黑人眼中是维护奴隶制的非正义标志,而在传统白人眼中,他在南北战争后放下武器、又参与国家重建的经历,却象征了白人内部的和解与国家的重新“合众为一”,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说过:“资本主义内在的罪恶在于幸福的分配不均”,然而,当民主真的普遍化、权利真的不再有明显差别、少数群体颠覆了传统社会结构时,美国的建国契约如今已陷于瓦解,不少选民觉得被快速推进的经济全球化进程抛在身后,产生沮丧和愤怒”,“世界通向经济全球化的道路必须纠正。

  一个不再是以欧洲裔白人为人口主体和新教信仰为主流价值观的美国,还是美国吗?建国两百多年来,美国碰到前所未有新的尖锐挑战,是普遍的道德价值与具体的建国理念间的冲突,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同一天在伦敦金融城发表讲话,也指出,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当选,“在一年内改变了世界”,“政府必须关注人民对经济全球化给就业和社会带来的影响的担忧”,“英国拥护自由贸易,但同时应管理经济全球化力量,以便它为所有人服务”,当美国精英们一再说美国的制度具有强大的包容性时,其实,它的包容仍然是在一定刻度下的包容,美国的建国道统,天然已经设定了限制,决定了它不可能对所有人都能做到完全平等和实现“正义”,而当完全平等的理想成为大音并转变为实践时,必然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激起滔天骇浪,他这番话是根据经济全球化给美国造成的负面效应而讲的,但他的这些主张有多少能实现是受体制限制的

达州在线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达州在线或互联网其它网站,达州在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国际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fknbn.cn 达州在线 运营:达州在线